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上海修心放生组

2009年5月至2012年5月每天放生。此后每周小放生,每月大放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  

2010-07-12 13:24:29|  分类: 放生汇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2010年6月20日,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100多位兄弟姐妹们,又一次踏上了欢喜殊胜的放生之旅。

 

这一次的放生地点是奉贤奉城区的万佛阁,这是一个比丘尼道场。虽然正是结夏安居期间,但听闻我们前去大放生,师父们特地共修后腾出时间主持放生仪轨!真是感恩!

 

早上6点,按照和慧云师兄的约定,赶到铜川路市场买生。去到那里才知道,因为市场主营批发,很早就开始营业,所以慧云师兄和王师兄两人3点半就到了,已经救下泥鳅,就等我和魏雪君师兄来后一起去救螺蛳,我听了很是惭愧,又很敬佩师兄们(特别是慧云)坚定的发心和吃苦耐劳的精神。我想,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群能坚持下来并感召越来越多的人参与,正是源于这样一种纯粹的无怨无悔的付出。

 

这是我第一次深入铜川路市场内部,这里嘈杂拥挤,满地污水,吆喝声此起彼伏,触眼所及皆是正在或等待被交易的物命,在水里翻滚扑腾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杀气腾腾的味道,我的心被揪紧了,又感到一阵的悲凉……人间即有六道示现,这里活脱脱就是一幅人间地狱的景象!只要人类还不肯放下嘴边的那一块肉,每天都有这样的悲剧上演,无数的(和我们一样珍贵的)生命就这样被无情地交易和杀戮!

 

今天放生的物命以泥鳅和螺蛳为主。有一卖泥鳅的摊主夫妇,因为多次接触放生的佛弟子,已经受到一些佛法的感化,所以非常配合,还送了一些泥鳅,并随喜了部分运输费用。非常难得的是,老板娘装完物命后也跟我们一起去放生,后来在放生时出了不少力呢。

 

一辆大卡车载着满满十多箱的泥鳅和二十多袋的螺蛳,向奉贤开进。非常感恩严慧师兄,总是把她家的金杯车提供给放生的师兄们乘坐。她挺着个大肚子,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生了,旁边是她虔修佛法的母亲。每次在大放生时,总能看到这样的令人羡慕和赞叹的佛化家庭,也总能看见几个善根深厚,特别从容自在的准妈妈,当然,还有福德俱足,安乐易养的“佛宝宝”们。另一厢,两辆大客车从人民广场出发,如期到达,成就这善缘的聚合。

 

说来也是奇怪,前一天天气那么闷热,气温最高达三十多度,今天却是凉风习习,颇为惬意。之前还有零零星星的小雨,但到放生仪轨开始前,天就放晴了。(后来我们放生结束后,又开始下起雨来。)对于这样的“安排”,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。慧云师兄说,她历经多次放生都是这样,天气再糟糕都会转好,令放生圆满。有些不学佛的人说佛弟子都“神叨叨”的,喜欢谈“感应”和“加持”,殊不知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,只是他们无缘体验而已!只要是发善心做的好事,佛菩萨就会加持,龙天护法就会护持,何况是拯救生命这样天大的事儿呢!

 

万佛阁是个重建的寺院,目前已经大部分完工,只剩下大殿还在修缮。寺院清净庄严,建筑肃穆,草木葱茏,令人身心愉悦。一个比丘尼的道场,能建成如此规模,真是不容易。

 

又看到一个个熟悉和亲切的面孔。修心放生组的同修们,大都很年轻,受过良好的教育。大家都很忙,浮生难以偷得半日闲。但他们中很多人每次都来,周末起大早,携家带口,差不多要花掉一整天的时间…不是每个人都有信仰,都学佛,但有一点是共通的:大家都知道,每一个有情生命都弥足珍贵,都有生的权利。众生本是一体,我们爱护他们,其实就是爱护我们自己。

 

物命车开进寺院,停在了大殿后面。我们100多号人列好队,在大殿后的庭院内做仪轨。感恩万佛阁的17位尼师,为这批幸运的物命们做了一堂非常庄严和如法的仪轨。这里的尼师看起来都是真正的修行人,做仪轨时低眉肃目,颇具威仪。我们被带入了一种神圣和清凉的境界,和那些物命们,同沐佛法慈悲的光辉。

 

做完仪轨后,我们一起来到万佛阁旁的运河边。运河的水,也不是很干净了,上面飘着浮萍,是条纯生态的河流,非常适合泥鳅菩萨和螺蛳菩萨生存。放生里面也有很大的学问,慧云师兄他们每次会根据不同的放生地点选择适宜的物命,从而使他们得到最大的利益。

 

老板娘带了很多的小桶和盆子,几位师兄在车上一桶桶一盆盆地舀出,让大家拿到河边去放。现场人很多,但很有秩序,一点都不乱。每个人都体验到亲手放生的乐趣,个个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。有什么能比将生命送归自然更有意义,更令人欢喜的事呢?现场的佛号一直不断,整齐划一,那是从自性里流淌出来的法音,滋润着每一个生命的心田。

 

参加过很多次放生了,这次好似更加的殊胜和圆满:在欢乐祥和的佛号声中,温暖的佛光笼罩整个河面。被放入河里的泥鳅们,在水面上欢快起舞,荡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……它们跳得如此欢快,充满生命的喜悦,传递出强烈的爱和感恩的讯息。有些泥鳅高高地跃出水面,又快速扎入水中,象一架小型的滑翔机……我们的佛号越大声越整齐,它们就跳得越起劲,以至于放生都放完了,它们还持续跳了十多分钟,后来水面才慢慢地归于平静。人人都法喜充满,直到有师兄来提醒吃斋饭的时间到了,大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 

万佛阁的斋堂很大,里面坐满了人。寺院的氛围是如此不同,一切都那样井井有条,清净庄严,连吃饭都是如此。没有人大声喧哗,没有人浪费食物。我们用感恩的心,品着每一口饭菜的滋味。虽是最简单的饮食,却是无上的美味,令人难忘。

 

饭后传来消息:当家主持性康法师请我们过去坐,要给我们开示。我们走进古色古香的会客堂,墙上挂满了照片,告诉我们两代法师如何用心地弘扬和护持佛法,利益众生。性康法师个子小小的,很慈悲,温和的笑容和话语令我们感觉很温暖。法师充分肯定了我们放生的活动,问我们日常做什么功课,勉励我们珍惜难得的暇满人生好好修行,多多念佛。法师还表示欢迎我们以后借用道场组织共修。最后,法师送我们每人一串深绿色的手珠,让我们很惊喜。

 

放生功德殊胜行,无边胜福皆回向。

普愿沉溺诸众生,速往无量光佛刹。

 

愿以此放生功德,回向给所有参加放生,随喜放生或代放生师兄们的冤亲债主,历代宗亲,祈愿他们在佛力的加持下,业障消除,离苦得乐,往生净土!

 

感恩诸佛菩萨加持,龙天护法护佑!感恩万佛阁的师父们提供道场并主持放生仪轨!感恩组织放生的师兄们的辛苦付出!感恩所有慈悲护生的师兄们!南无阿弥陀佛!

 2010年6月20日放生统计:

         泥鳅10元/斤*375=3750元,12元/斤*524=6288元,13.5元/斤*773=10435.5元,16元/斤*235=3760元,18元/斤*330=5940元;鲤鲫鱼8.5元/斤*=250元;螺蛳1.3元/斤*1038=1349元。合计31690元。(老板少收82.5元)

         2010年6月20日放生随喜款统计:

       柯廉庄,杨娟50元;贺国强5元;贺国芳5元;俞靖全家,洪明福全家20元;张玉英1元;计培珍10元;    宋曰福3元;修善,曹阿弟,毛宝凤3元;陈泽2元;郭瑞琴1元;李泽承3元;刘贡兰2元;景付兰,杜沛106.2元;毕锋102元; 陈玉祥1元;仁真20元;毛孩1元;王春芳1元;滕瑶2元;周琛2元;易志刚(天空)42元;腾芸2元;郑继胜102元;滕达2元;滕祥林2元;逄桂珍2元;汪昊磊5元;徐静,罗磊42元;吕蓉21元;詹晓红203元;陈卉3元;叶玉英3元;众生3元;蚂蚁4元;胡爽2元;胡蓉3元;毛剑波6元;叶婷3元;张娇2元;熊川2元;郭绘1元;杨瑾3元;胡梅3元;黄永贵1元;范娟210元;吴斌1元;丁洁10元;楼岗柟50元;周晓峰全家50元;苗静,董高菲10元;张玉英(全家)200元 ;红渠100元; 江卫,俞文军,俞欣辰1000元;唐颖200元;王炜60元;徐绎深,宗云10000元;无名80元;孟庆丽50元;钟平200元;赵衍璋2元;李妍300元;吕恒丰,张桂荣100元;魏雪君2020元;仁善100元;朱明100元;吴秀玮100元;王义明100元;孙剑叶100元;慧亮100元;叶玉英200元;弘晋300元;仁喜200元;陈丽娜40元;仁惠40元;邵明,邵良康,张慧立,徐皓760元;舒枫100元;王影160元;李林涛50元;俞立萍100元;卢宙磊20元;邵靖30元;周璐30元;张民岳50元;周于皓50元;王峰100元;郭峯志100元;金黎俊100元;陈赵祥30元;郑轶20元;王海玉20元;潘慧庆140元;陈艳100元;放生100元;邓德国100元;刘向东100元;刘鸣100元;郭**100元;芒果50元  ;龚瑞琳,林利军,林珑400元;陈鸽200元;崔辰,喻东昀200元;周磊,王皓,王怡沁300元;陈卉,陈长江,陈楚依全家100元;徐天100元;陈阿姨40元;仲苏豫100元;马以秀,马益璜100元;杨晋颜,曹莹娴200元;袁伟红10元;黄英40元;徐晓理800元;曾云杉20元;陈燕菊25元;张万里25元;凤琦100元;张玉娟100元;倪静,王文军全家70元;王龙娣100元;闻雪章全家30元;袁汉清20元;朱美琦20元;浦才宝20元;徐强英20元;无名氏10元;何家豪10元;张又匀100元;王玉兰,黄珊400元;徐玉婷100元;孙虹50元;周冬艳30元;陈春芳100元;蔡红宇30元,丁丰雅100元;张芸佳100元;王媛100元;杨帆,李霞全家200元;小孔100元;王子川100元;杜志城60元;慧藏50元;陶玉貌100元;沈秋丽100元;沈秋丽女儿100元;沈秋丽女婿100元;闭鸿誉60元;朱振宇110元;孙海伦50元;翁磊100元;薛君箐20元;戴炜20元;杨辉50元;木鱼50元;赵银华50元;张皓*200元;沈凤英50元;姜鸿梅100元;姜鸿铠50元;姜仁桂10元;王丽10元,杨**10元;杨海江10元;魏丹丹10元;赵红艳20元;乐爱英20元;乐翔20元;乐九雷20元;吴坚全家30元;姚文浩200元;刘思华(宁宁)100元;田霞200元;沙门小钵200元;仁真100元;郑华100元;唐梅琴100元;杜慧庭100元;孟祥雨100元;李元韬100元;沈晨袆100元;石高益100元;熊桂法100元;众生200元;郭云100元;朱明100元;钱晨100元;顾明60元;杨京凯100元;宗师兄200元;杨*洁100元;何俊杰200元;珠师兄全家100元;李师兄100元;梁师兄全家200元;严小平200元;严慧150元;无牵挂100元;淡国国20元;王瑾20元 ;天下无雪2元; 周明玥506元;程莘雅20元;韩春海6元;徐貝妮全家100元;鲍燕飞100元;康丽君100元;李政伟5元;李萍6元;郭影秀100元;管恩萍30元;王晟2元;孙建忠100元;窦立彬100元;窦立志100元。利息12.87元;佛子100元;欢喜自在60元。合计30685.07元。

6月20日收到供养款:2842元

    宗奕辰300元;魏雪君100元;仲苏豫20元;杨晋颜,曹莹娴20元;黄英20元;徐晓理100元;曾云杉20元;陈燕菊25元;张万里25元;王文军20元;王龙娣20元;张又匀20元;王玉兰,黄珊20元;楼岗柟20元;徐玉婷60元;孙虹2元;周冬艳20元;陈春芳50元;蔡红宇20元;刘志良20元;郭再明20元;丁丰雅30元;张芸佳40元;杨帆,李霞全家20元;小孔10元;闭鸿誉40元;朱振宇50元;孙海伦50元;温磊60元;薛君箐10元;戴炜10元;杨辉20元;木鱼20元;姜鸿梅50元;赵红艳30元;吴坚全家30元;黄薇10元;严慧50元;弘晋100元;仁喜30元;邵明,邵良康,张慧立,徐皓200元;李林涛60元;俞立萍10元;邵靖20元;周明玥10元;周璐30元;张民岳10元;周于皓10元;金黎俊10元;陈赵祥30元;郑轶15元;王海玉15元;潘慧庆20元;陈艳10元;放生100元;芒果10元;佛弟子700元.合计2842元。

供养师父:3060元

         寺院师父将这笔善款转为建造大雄宝殿专用款!阿弥陀佛!

供养善款合计:承前229.8元+2842元-3060元=11.8元(留待下次供养)

 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 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 
 

 

放生善款其他支出:物命车费500元(其中高桂加,李群英,高翔随喜车费150元),实际支付350元

 

收到大巴、金杯车的车费:40元/人*83人+80=3400元;

大巴、金杯车支出车费:3200元,加油200元

大巴、金杯车收支:3400元-3200元-200元=0元
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
 
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 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 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奉贤万佛阁大放生随感--------------宗奕辰随笔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 - 上海修心天天放生组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